當前位置: 首頁 > 觀點

純中醫病房≠病房純中醫

時間:2019-07-25 來源:中國中醫藥報3版 作者:張英棟

  筆者所在的山西省中西醫結合醫院廣汗法純中醫病房成立于2016年1月7日,至今為止純中醫治療率高于99%,在這3年多的日子里,每天我們都在思考“純中醫病房”的內涵和模式問題,也在思考“病房純中醫”的定位和未來發展問題,這兩者既有區別、又有聯系,本文旨在把我們所做的思考分享給讀者。

“純中醫”不拘形式

  法不分古今,惟理是求;藥不分中西,惟效是用。只有注重理法的內涵,才不會斤斤計較形式上的區別。如有的學者提出中藥的定義:“只要是在中醫藥理論指導下使用的藥物,就可以稱為‘中藥’。……化學中藥就是在中醫藥理論指導下應用的化學藥物。”(鄧家剛《中藥新家族——化學中藥》)筆者甚為推崇,并將這種思維推而廣之:任何治療手段只要是在中醫理論指導下應用,就可以擁有“中藥藥性”,也就有了應用是否對癥、使用的時機、劑量和治療的度等問題。這些手段包含日曬、運動、食物等在內,包括已經使用的西藥和“尚未作西藥用的化學物質”,以及“根據中醫應用的需要,用化學的方法去生產的新的化學中藥”。如此做中醫,才會越走路越寬。

  由此可知,我們講的“純中醫”強調的是中醫理論內涵的指導,對于形式則希望多多益善。

狹義純中醫與廣義純中醫

  看了以上所講的強調內涵的“純中醫”表述,會給大眾從表面上分辨是否“純中醫”造成困難。用“西”藥的、用激光的以及手術刀的、看“西醫”報告的,都有可能是“純中醫”,這個可如何區分?

  為了避免大家的誤解,有必要分清楚廣義的、理想的“純中醫”模式,與狹義的、當下的“純中醫”模式。廣義的、理想的純中醫更強調內涵,而當下的、狹義的更強調形式。

  需要明確的是,本文標題中講的“純中醫病房”與“病房純中醫”都指的是狹義的純中醫。但這并不妨礙我們對于廣義純中醫的探討及實踐。

  如果狹義的純中醫思維+純中醫形式也能很好地、可靠地解決臨床的一些急癥、難癥、重癥,這會對大眾對于中醫重新建立真正的信任有現實的意義。

  如果狹義的都能解決問題,廣義的是不是可以解決得更好呢?當然也不排除“少則得、多則惑”的情形發生,這要求我們既要有開放的胸襟、更要有取舍的智慧,在我們的純中醫病房一直強調的“多監測、少干預”的“少”,強調的就是治療手段上盡可能地純粹和清晰。

病房純中醫與門診純中醫

  我們先來思考一個問題:病房純中醫是古已有之?還是一個新的中醫種類呢?答案是古已有之,并且古代的病房純中醫采用的是“家庭病房”的模式——從現今的病房模式角度來說,是很先進的。在古人的醫案中,我們經常可以看到醫家在患者家中守著,提供藥、制作藥、治療、守著看反饋、根據反饋調整……這不就是病房純中醫的雛形嗎?所以說:病房純中醫不是創新,而是繼承。

  病房與門診最大的區別應該是:守候。廣汗法純中醫病房將專業的“守候”解釋為:更強調監測,告別裸奔;更強調管理,依從性好。

  病房純中醫的特點可以總結為:更好地把控風險、更密切地監測病情、更綜合客觀地判斷療效、更理性地認識中西醫的優勢、更主動地尋求其他科室會診。

純中醫病房與純中醫個體

  同樣我們先來思考一個問題:純中醫病房是古已有之?還是創新呢?如果知道張錫純、知道祝味菊的,就應該知道這些先輩們都思考過純中醫病房、甚至純中醫醫院的建設問題。

  相對于純中醫個體來講,純中醫病房首先是一個集體,優點在于“集”:集眾人之力,群策群力,攻堅克難;匯眾家之學,兼聽則明,減少盲點;取眾家之長,和而不同,更上一層。

  建純中醫病房,還有一個好處便是方便做“科學中醫”,“做科研型臨床”,實踐“療效客觀化、可視化”。廣汗法應用的十幾年來,一件件科技儀器在漸漸浮出水面:動態恒溫靜浴儀、汗出狀態動態監測儀、皮膚能量分布動態監測儀、微汗機器人……有些已經申請專利,有些已經試用于臨床,有些還停留在思考中。只有在純中醫病房這樣的根據地里,理論、規律、器具的推進才更容易落實。

  筆者在6年前就談到了中醫發展的4個度:思維的高度、眼界的寬度、認識的深度和前進的速度。以人為本,關注人體內環境的穩定和對外環境的適應,體現的是思維的高度。各種病都看一些,關注自身研究之外的領域別人在做什么,保持的是眼界的寬度。每個人的精力有限,如果任由自己精力分散,怕將一事無成。而建立單病種根據地,集中精力“斷其一指”則容易維護認識的深度和前進的速度。

  從高度、寬度、深度、速度這些角度來考量,個體和集體的優劣自不必說。當然集體模式不是沒有缺點,比如決策效率低的問題,如果這個集體有一個真正的學術帶頭人,這個問題便可以迎刃而解。

  2018年,廣汗法純中醫病房推進了多種監測和治療手段,比如“陽氣內蒸”監測與“真氣從之”治療,比如純中醫病房這種集體模式,怕不容易推進得這樣順利。

什么是純中醫病房

  現階段的純中醫病房更強調形式,中醫是主要甚至是唯一的治療手段,強調盡可能單用中醫方法,以中醫為主治療疾病,而不是把中醫方法當作附屬、補充甚或點綴,幾乎百分之百“不輸液、不打針”,這就是與其他病房的區別。

  未來的純中醫病房會理性看待中醫的治療優勢,努力做到“能中不西,先中后西,衷中參西”。

  這里可以補充一點我對中西醫結合的認識,醫學的目的是一致的,所以中西醫結合理論上應該是可行的,前提是有好的中醫和西醫,并且需要明確中西醫結合不是混合,不僅是配合,不單是聯合,而應該是思維層面在高層次的融合、優勢互補、取長補短。

  在經歷目前的證明純中醫形式也能解決臨床問題之后,強調內涵的純中醫病房應該會更理性地對待西醫的治療手段。早在2012年廣汗法便創立了“時人病癥”辨治框架。治病治癥的藥物不是不能用,也是可以用的——急則治其標。但不能不急也在治標,用胡天寶老師的話來說就是“治標必須顧本,治本可以不管標”。

純中醫病房與病房純中醫

  目前的純中醫病房會密切關注患者變化,建立為住院患者全程負責的制度。在把控風險方面特別強調要配備高素質的西醫全科或者急診醫生。

  未來的純中醫病房,希望成為一種在治療、思考、整理、學習、講座、科研等方面具有規模效應的一種新的中醫發展模式。其特點一是開放(可持續發展的平臺,多專業多病種聯合),二是科技(持續動態監測,可預估的療效),三是規模(可復制的模式)。

  廣汗法純中醫病房這樣描述純中醫病房的模式:治療隨時調,就像開車盤山道;監測及時做,風險可控不裸跑;課程按時講,高效溝通不可少;醫患非圣賢,用心駛得萬年船。

  未來的病房純中醫,希望成為獨立、互助、包容的個體。

  綜上所述,純中醫病房兼具集體合作優勢、中醫思維優勢、現代醫院管理優勢,是廣大中醫臨床院校值得借鑒的一種較高級別的中醫生存、學習、發展模式。純中醫病房與病房純中醫應該是一種水與魚的關系:水希望成為活水,需要有魚,而魚能更好地存活,需要有好水。(張英棟)

(A)

凡注明 “中國中醫藥報、中國中醫藥網” 字樣的視頻、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于本網站專稿,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“中國中醫藥網” 水印,轉載文字內容請注明來源中國中醫藥網,否則本網站將依據《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》維護網絡知識產權。
江苏快3豹子遗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