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

火針配合艾灸治療帶狀皰疹后遺神經痛

時間:2019-07-19 來源:中國中醫藥報5版 作者:哈略 趙百孝 惠鑫

  帶狀皰疹是由水痘—帶狀皰疹病毒引起的急性皰疹性皮膚病。由于該病毒具親神經性,當機體抵抗力低下或勞累、感染時,可沿神經纖維移至皮膚,使受侵犯的神經和皮膚產生強烈的炎癥。

  帶狀皰疹的標志性皮疹一般在發病后2~4周內消退,然而大約有20%患者會遺留神經痛,其原因可能是皰疹病毒損害外周神經,疼痛持續時間甚至可以持續數年。帶狀皰疹后遺神經痛臨床表現多種多樣,常有持續性灼痛或深在痛,自發性刀割樣痛、跳痛及痛覺過敏。其發病率及危險性隨年齡增大而增加,特別是60歲以上的患者出現后遺神經痛的比率可高達68%。

  目前對于帶狀皰疹后遺神經痛尚缺少滿意治療手段,常規藥物對短期內癥狀雖有一定的療效,但存在毒副反應。鑒于后遺神經痛多發于老年患者,藥物療法對伴有全身基礎疾病及免疫力較低的老年群體尤為不利。加之療效也不夠穩定,停止治療后容易復發,病情纏綿難愈,給患者的精神及生活帶來極大的痛苦。筆者經過多年臨床經驗,以火針結合艾灸及刺絡放血的針灸外治療法,在帶狀皰疹后遺癥的治療上取得了良好的療效。

典型案例

  患者,男,82歲,2015年1月12日于北京中醫藥大學國醫堂門診部進行初診。患者自述2014年11月15日起,左側腋窩、后背第4~6肋間,出現大范圍綠豆大小的皰疹,皰疹區域大小約為20cm×10cm。當地醫院給予鹽酸伐昔洛韋片、維生素B12、維生素B1、甲鈷銨,口服。住院30天后,皮疹基本痊愈,但皰疹愈合區仍遺留神經痛癥狀,夜間疼痛尤為難忍,服用布洛芬方可入眠。后于中國人民解放軍301醫院皮膚科就診,予腺苷鈷銨、維生素B12肌注;卡馬西平片,口服。患者自覺西藥治療效果不顯著,且毒副作用大,遂求助于中醫。

  現癥:左腋窩處、左側后背第4~6肋及左前胸第4肋,可見深色瘢痕,呈簇集帶狀分布,患處皮疹基本痊愈僅遺留少量水皰。患者自覺皰疹區域明顯疼痛麻木,無溫度覺,嚴重影響起居睡眠。舌紅,苔黃膩,脈弦滑,情緒較急躁。

  辨證:濕熱火毒內蘊,氣血瘀滯,濕熱邪毒侵淫皮膚。

  治則:祛瘀泄毒,活血通絡。

  治療:主要選用火針、刺絡拔罐放血,以祛除邪毒為主。

  火針操作:在帶狀皰疹已愈合的皮膚上常規消毒,手持95%酒精棉球點燃,將火針燒至通紅,點刺明顯疼痛麻木的區域,深度約為0.5~1.5mm,迅速出針,相隔3~5cm再次進針,左側前胸、腋窩及后背處皰疹區域均行火針治療。

  刺絡拔罐放血:選疼痛明顯及皮溫較高部位,消毒后用一次性采血針連續點刺4~5次,再用閃火法于點刺部位留罐10分鐘,共選取3個部位。罐內血液顏色較深,血質黏稠,血量較大。放血操作以后,再行針刺支溝穴、太沖穴,施行捻轉瀉法,留針20分鐘。

  2015年1月17日二診:患者自述疼痛減輕,溫度覺好轉,治療方法同前。

  2015年1月24日三診:經2次火針及放血治療,起到清除患者皮表實邪的效果。但考慮到患者年過八旬,氣血不足,肝腎虧虛,火針刺激強度較大,故改以灸法為主,配合針刺局部皰疹愈合區,以起到扶補正氣、祛濕通絡的作用。

  具體操作如下:消毒后圍刺疼痛明顯的皰疹愈合區、大陵穴、內關穴、丘墟穴、足臨泣穴,留針20分鐘。同時,在左腋窩、左側背部及左前胸皰疹愈合區,行回旋灸法,以溫熱不燙為度,每個區域各灸15分鐘,灸后施以耳尖放血,以清余熱。

  2015年1月31日四診:治療1周后,患者疼痛減輕,入睡較前容易。故延續前法,回旋灸配合針刺局部及手厥陰經穴、足少陽經穴、夾脊穴治療。

  2015年2月4日五診:患者自述左腋窩處恢復不明顯,為加強療效,再行1次火針放血治療。此次放血發現,左側前胸及后背恢復較好區域,出血顏色較淺,血量較少,對溫痛覺感覺敏感。而左腋窩處感覺麻木,出血量大,且顏色較深,質地黏稠。放血后繼續施以局部圍刺,并配合遠端循經取穴:內關、大陵、外關、丘墟、足臨泣。留針20分鐘,配合艾灸15分鐘。

  2015年2月11日六診:患者皰疹愈合區疼痛大為減輕,基本不影響日常起居睡眠,患處皮膚溫度恢復正常。此時標實之癥基本已痊愈,應側重扶正補虛,故近兩次治療均為圍刺左腋窩及左側后背4~6肋范圍,同時行回旋灸法15分鐘,配以針刺百會穴、四神聰穴、風池穴、夾脊穴、內關穴、丘墟穴,留針20分鐘。

  經過1個月,共計6次治療后,患者左腋窩處、左側后背第4~6肋及左前胸第4肋區域皮膚疼痛及麻木均已痊愈,溫觸覺恢復正常,二便調,不影響日常起居睡眠。2015年4月經電話隨訪后得知,患者后遺神經痛已經痊愈,沒有復發,起居睡眠均已恢復正常。

  老年性帶狀皰疹后遺神經痛屬本虛標實證。因而在治療時要兼顧補虛與瀉實,根據患者就診時的情況有所偏重。補虛主要選用艾灸療法,配合針刺治療;瀉實主要選用火針及刺絡拔罐放血療法。在本病例中,前期采用火針和刺絡拔罐的方法可以起到生肌斂瘡、祛除皮表濕熱實邪的作用。后期運用艾灸療法主要有三個目的:第一起到化瘀通絡的作用;第二是運用火郁發之的原理,使得熱毒隨火力宣散;第三是起到扶助正氣、溫陽補虛的效果。(哈略 趙百孝 惠鑫)

(A)

凡注明 “中國中醫藥報、中國中醫藥網” 字樣的視頻、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于本網站專稿,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“中國中醫藥網” 水印,轉載文字內容請注明來源中國中醫藥網,否則本網站將依據《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》維護網絡知識產權。
江苏快3豹子遗漏